当前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 正文

干洗衣物损坏 赔偿产生分歧

发布时间: 2017-04-25 09:02:35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案情简介】

        2016年3月3日,消费者孙先生将一件购买不到1年的皮衣(购买价格2690元)送到某干洗城进行皮衣保养。3月底第一次到干洗店取皮衣时就被拒绝,干洗城给出的理由是皮衣的保养工序仍在进行,孙先生对此表示怀疑,然后在4月份多次到干洗城欲取回皮衣,均被干洗城以各种理由搪塞。4月23日,孙先生取回保养完的皮衣时发现皮衣的颜色被大面积修改过,遂要求某干洗城进行解释并赔偿,但多次沟通都没有结果。5月6日,孙先生携带皮衣购买票据、洗涤票据等有效证明来到辽宁省丹东市宽甸县消费者协会(以下简称宽甸县消协)投诉。

【处理过程及结果】

        经调查了解,孙先生的皮衣在干洗城进行维护保养后,确实出现了皮衣色泽改变。在孙先生提供的干洗城出具的洗涤票据(皮衣清理、保养)上体现了干洗城只应该对皮衣进行清理和保养,并没有要求或允许对皮衣色泽等其他进行改变。干洗城方面承认对孙先生的皮衣私自进行了改色,原因是该干洗城接到的类似皮衣维护等工序是由其下属的干洗店完成的,在干洗城收到干洗店完成的皮衣后发现皮衣有掉色现象,于是私自将孙先生的皮衣进行大面积染色,结果染色后与原色泽相差较大。

        宽甸县消协工作人员经调查了解后对双方进行调解,首先双方对于干洗城方面未经孙先生同意将皮衣颜色进行更改的违约行为事实表示认同。干洗城方面表示可以将皮衣颜色改回或者孙先生指定的颜色都可以,并补偿孙先生一定损失。孙先生则认为干洗城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对其皮衣进行了改色以至于无法穿着,应该赔偿其皮衣价格(2690元)的损失。干洗城方面不认可孙先生认为的“皮衣已经无法穿着”,认为只是衣物的色泽发生改变,并没有影响其使用和穿着,表示可以就此件皮衣进行颜色改回并进行维护保养,并给于孙先生一定的补偿。

        工作人员查询了相关法律法规,对于本次孙先生投诉在相关法规中没有对过错方就赔偿方式进行强制规定。对此,工作人员将查询情况介绍给了孙先生,孙先生表示可以做出让步,只需要干洗城支付2000元作为补偿即可,干洗城方面则表示可以支付700元作为皮衣的磨损费用,同时可以将皮衣颜色染回并进行保养,对孙先生提出的支付2000元作为补偿提议表示不接受。

       经多次调解协商,干洗城对消费者孙先生的诉求表示无法接受,同时孙先生亦对干洗城提出的解决方案接受不了,双方始终无法达成一致意见,宽甸县消协终止调解。

【案例评析】

        本案中,消费者要求对皮衣进行保养,但某干洗城却未经消费者同意将其改色,属于单方面违反约定的行为,某干洗城承认对皮衣进行了改色,双方对造成损失的责任方在干洗城这一点达成共识,只是在关于皮衣是修复、赔偿还是直接赔偿价款存在争议。根据2012年施行的《辽宁省洗涤行业服务纠纷调解办法》第二条规定“根据全省大、中城市和县级市的消费水平,消费者到洗衣店洗衣服一般分为高、中、低档。400元以下的服装,350元以下的大衣(包括中大衣、风衣)为低档;401-650元服装,350-600元的大衣(包括中大衣、风衣)为中档;650元以上的服装,600元以上的大衣(包括中大衣、风衣)为高档。600元以下的皮衣为低档;601-1500元的为中档皮衣;1501元以上的为高档皮衣。消费者送洗各类衣服时,应向洗衣店说明衣服原价及穿着时间,洗衣店应把消费者的说明在取衣证上注明。若发生服务纠纷,消费者权益受到损坏时可作为索赔的依据。”在该《规定》中高价值的衣物或洗涤品应当进行保价,而消费者孙先生和干洗城都没有进行类似的保价,也没有提到过错方应进行赔偿的方式。本案中,干洗城方面承认对皮衣改色,也愿意赔偿,但因为双方对赔偿方式以及赔偿数额始终未能达成一致,最后只能终止调解。

       在此,消协提醒广大消费者,在进行衣物洗涤时,要先与店家确认衣物的质量情况,确认衣物成色、价格(价值),翻看衣物内衬标注的洗涤方法,与消费者确认洗涤方式,将相关情况在洗衣单据上注明,经营者和消费者要以洗衣店做背景用手机对洗染衣物拍照,特别明确消费者的照片务必保留,作为判定衣物是否受损主要证据,其次,双方约定“缩水、掉色、串色、磨损等”可能出现的受损情况,对如何补偿或赔偿也进行约定;消费者取衣物时,经营者要与消费者共同确认衣物状况,消费者没有异议的,双方签字确认。在接受洗涤服务或者衣物受损时,可以依据《辽宁省洗涤行业服务纠纷调解办法》或者在2016年6月1日起施行的《辽宁省消费者权益保护条例》第二十七条规定,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案例提供:辽宁省丹东市宽甸县消费者协会